2017-10-05 23:21:27
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
归属: 其它总结 |
  早上去考务中心参加了科目三的路考,很简单,每个车上有4个人,围着操场转一圈,4个人轮流开,结果我第一个上,总共不到500米,我就下来就,也就意味着路考结束了。其实回头一看,整个过程就是蛮简单的。

  从10月底参加报名到今天路考结束,其实最少可以提前2周完成的,因为错过了机会,我没有时间去,结果就拖到了2009年,还好,在春节前把考试部分搞完了,剩下的就是等车管所发驾照了,不过我无所谓,有的是时间等。
  开始认识CRI,是因为抄袭过CRI的网站界面,因为界面不错,所以有过抄袭的行为,“喜欢就拿来,这是我一个习惯。”CRI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CN

  这些天每天都在听CRI的怀旧金曲频道,很不错的,特别是今天中午的怀旧歌曲,那真叫一个旧啊,基本是我开始记忆的时候唱的歌曲,真是佩服这些NJ能搜集到这些歌曲。比如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天也不懂情”,即使是我知道这首歌曲,我也不知道名字,而且电台的好处就是这些NJ们能通过他的叙述,能把你的思维带进歌曲中去,让你身临其境的感觉。有味道。还有一些射雕英雄传中的歌曲(铁血丹心),不由得想起童年。

  CRI怀旧金曲频道收音机是收听不到的,这些NJ们每天都在强调这个问题,哈哈有点意思。我听这个节目的方式一般是登录CRI.CN或者登录fifm.cn,最常用的还是龙卷风网络收音机,有兴趣的可以去下载一个,第一个栏目就是CRI怀旧金曲频道。

  记得几年前BBS中特别流行网络广播,城岸就是一个代表,但是比较NJ们不专业,或者人群的视线转移等BBS中的网络广播已经不在风靡了,就如同BBS不在风靡一样。祝愿CRI怀旧金曲频道越来越好。
  习惯去搜索一下以前的圣诞节都做了些什么,2006年我在郑州工作,小曹同志在洛阳,2007年我在公司加班,小曹去公司陪我加班,因为第二天要投标。而今年,我在家做饭,等小曹回家吃饭。

  有人分享的感觉是很棒的,本来想出去吃饭的,结果实在是想不出来出去吃什么?天也有点小冷,自己做点饭吃吧,人生本来就是如此平淡。每每为出去吃什么烦恼的时候,都在家自己做饭吃了。邢台弄回来的玉米面粗粮很不错,因为以前没有吃过。

  祝所有的人圣诞快乐,一生健康。
  真是有点造物弄人的意思啊,我突然想起“我想去桂林的那个歌曲了”,2006年的平安夜加班工作,2007年还是加班工作,2008年好不容易不工作有时间了,身边却没有朋友,唯一一个人小曹今天晚上却也不回家陪我吃个晚餐,因为她们公司有活动,禁止带家属。

  这些天过得不是很好,肩膀,脊椎,脖子全部都有毛病了,所以现在晚上强制不用电脑了。白天也尽量少用电脑,没事的时候出去抓拍点照片。向陈冠希老师学习啊。

  祝福所有的人平安,外加一个健康。
引用
  平安夜,即圣诞前夕(12月24日),在大部份基督教社会是圣诞节日祝节日之一。但现在,由于中西文化的融合,已成为世界性的一个节日。
  阴雨绵绵的广州,乌沉沉的南石头监狱,刚从鬼门关晃了一圈儿出来的江波,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孩子,向自己走来,好象有春风拂过,阴霾散尽,风中有一个柔软的声音说,我是你的未婚妻藤玉莲。

  就这样,在江波还没来得及设置任何有效戒备的情况下,藤玉莲已轻易地闯入了江波的生活。从此以后,不论外界如何风刀霜剑,但藤玉莲在身边,便会有一片温暖如春的桃花源。

  喜欢这个沉静温婉的女子,看似柔弱的外表下,却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内心。她爱江波,绝不逊于任何人,但她不会像罗茂莉那样热烈地表达、急切地想要一个结果,而是以一种捍卫信仰的姿态,站在江波的同一战线上,一同战斗,一同欢笑,一同面对危机重重,在烈火的淬炼中产生的绝对的信任和依赖,是一种比男耕女织式的爱情更为牢固也更为深刻的联系。不论江波愿不愿意承认,这种带着“战友”表象的脉脉温情,已经在连江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轻易地漫过了江波并不坚固的防线,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江波的内心深处。

  遗憾的是,藤玉莲无法亲身见证这个结果,她听不到江波如此自然地称她老婆,她看不到江波下令满世界找马蹄莲的时候所表露出的发自内心的激动和快乐。。。。。她的毫无预兆地消失一如她当初毫无预兆地出现,那些甘苦与共的岁月曾经如此真实地存在过,但最后却只留下一个永远无法磨灭的影子。

  我一直相信,与欲念无关的精神世界的契合,才是真正美好而长久的情感,它带来的不仅是相互扶持的友谊,更是源自灵魂深处的相识相知。它不会表现的轰轰烈烈,它更像一江春水,带着希望和生机,细细地润泽每一个角落。藤玉莲不是康瑛,所以她选择了以另一种方式留在江波身边,做一个灵魂伴侣,给江波一片可以完全放松的天空。没有人能抹去江波心中的这个影子,没有人能打倒这个影子,因为影子根本无法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目标。我们不能以现在的标准来衡量从前的故事,如果一定要这样衡量,似乎罗茂莉比藤玉莲更具备小三的特质。

  影子是用来珍藏的,这是一段岁月留下的最后记忆,弥足珍贵。在后来的日子里,它总会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从心底最柔软地地方浮出来,也许是在看见翠绿的佩玉的时候,也许是在看见女军装的时候,也许是在听到玉莲这两个字的时候。。。。。瞬间地恍惚中,江波望见记忆深处,一个素雅的女子,温暖地微笑,绽放如莲。

  (网络转载)
  快要过年了,看这个电视剧我都不愿意在博客中提及到这个死字,但是电视剧牵动了中国亿万观众的心啦,我就说说藤玉莲是怎么死的。藤玉莲是在回南京的路上乘坐船刚刚离开码头,船被爆炸了,至于死没有死,其实是个问号,这是导演埋下的伏笔,期待第二部怎么发展吧。

  藤玉莲引来杀身之祸出于2个缘故:

  一方面是情的问题,罗茂莉从中搞了鬼把江波弄走,然后说藤是共党,从中挑起事端。藤的父亲是K机关的头目,所以趁机先把藤从通江调离回南京。然后就有了藤乘坐船去南京的一幕。

  二是:在通江护送中共要员顾一夫任务中动用了K机关的汽车,这的问题一直没有很好的解释,之所以没有当时处理藤,是因为她的父亲藤谦是K机关的头目,K机关作为南京方面独立的情报机关,处理人员的手法那是很娴熟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暗中处理掉藤也是情有可原的。

  最后再说一次,藤玉莲到底是不是真实死了,还没有结论,等第二部吧。或许第二部藤侥幸逃脱了这一灾难呢?电视剧就是这样的,别动感情。
  敌营十八年反应出的历史事实是很残酷的,但是对于人物的描述还是不够过瘾,至少藤玉莲的死让我搜遍了百度没有找出答案,那么我就更新一篇博客来说说我对藤玉莲的死原因的一些看法。

  先说一下中央的那个罗茂莉特派员与江波的感情问题,罗茂莉喜欢江波,所以就让江波去别的营当官,首先将江波与藤玉莲分开,然后罗茂莉去中央活动然后藤玉莲调到南京去了。但是恰好在去南京的时候船爆炸了,藤玉莲在船上死了。

  藤玉莲的身份,藤玉莲是中共党员,长期在国军中做卧底,并且是国军K机关的工作人员,K机关到底是做的呢?说白了就是南京方面不相信外围的情报系统,通过K机关建立一个自己的情报控制系统,藤玉莲的父亲藤谦就是K机关的头。K机关的人其实最后的结果就是必须要死掉,因为南京方面不会信任这些人的,并且他们知道的事情太多。在通江发生的K机关的车救走顾一夫,藤谦跟南京方面说要自己内部查,把问题在K机关内部消化掉。藤玉莲跟江波没有把司机杀掉,肯定是要暴露的。藤玉莲是被K机关内部秘密暗杀。再者顾一夫投降后肯定说出了他是怎么逃出包围的,这样K机关的藤必死。

  藤玉莲的死还与曾昭君有关系,具体的还有待分析。目前认为的总结就是,藤玉莲是被K机关内部秘密暗杀。事情就是救顾一夫的时候暴露了。

  鉴于一些网友的理解,顺便说一下藤玉莲是怎么死的:藤玉莲是乘坐小船秘密回南京的路上,小船刚刚离开码头就发生了爆炸。藤玉莲乘坐的船爆炸了,所以推断藤玉莲在爆炸中死了,第一部就是这样描述的。详细的过程没有。

  藤玉莲是怎么死的(敌营十八年)
nmlw.cn

下午无意在新浪首页看见某招聘网站的广告,截图。


广告很一般,但是很实在,本来我是不想拍这个马屁的,但是通过这些年混迹江湖的经验来看,买车买房娶老婆是大多数中国爷们的意思,不管他有没有钱,有没有工作,有没有背景,有没有……,这是爷们通常的一个想法。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这个广告很OK。
  何昆在临行前向宣子奇再次严明江波的共党嫌疑。藤玉莲、康瑛摸进曾兆君家,用枪逼住曾家父子,曾兆君说出了顾一夫叛变的事。情况紧急,江波孤注一掷,决定让藤玉莲强行发报,借口是向上级报功,同时通知我党顾一夫叛变的事。红军派出以赵一清、郑村为首的除奸队,追赶顾一夫,康瑛也独自赶往南京,江波藤玉莲因私发电报被宣子奇关押,二人隔墙互诉衷肠。在审讯中,江、藤二人一口咬定,发电报是为了给宣师长请功,果然,由蒋介石批示的嘉奖令来了。(电视剧《敌营十八年》剧情简介)

  每天晚上从吃饭的时候开始看电视,然后趁等待下一集的时间去刷碗收拾一下,这个风气从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是这样的,延续到现在了,从而被我很好的继承了,这得感谢我妈妈啦。晚上继续看CCTV8《敌营十八年》,毕竟是有教育意义。今天晚上看见共党重要人员“顾一夫”投诚了,所以赶紧打开电脑搜索一下顾一夫是不是投降了,结果剧情中确实说投降了。

  顾一夫简介(敌营十八年中的叛徒)

  此文算标题党。
  父亲生日,送父亲2首歌曲(歌词),本来有很多话语,但是写不出来,也许若干年后才能真切的表达情感吧。祝愿父亲身体健康。

  想想您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您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不知不觉您鬓角露了白发,不声不响您眼角上添了皱纹,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听听您的叮瞩,我接过了自信,凝望您的目光,我看到了爱心,有老有小您手里捧着笑声,再苦再累您脸上挂着温馨,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的苦涩有三分,您却持了十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的苦涩有三分,您却持了十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我的老父亲。

  那是我小时侯,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等我长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都说养儿能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那是我小时侯,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等我长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都说养儿能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