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22:29:33
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
nmlw.cn


事件回放

  2006年4月,热心读者尹先生致电本报,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展销会上展出了一款名为“学习魔法石”的产品,该产品的宣传资料显示,“学习魔法石”可以提高智商和记忆力。

  “学习魔法石”由神农(湖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推出。据这家公司介绍,他们是加拿大神农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设立的第一家独资公司。

  2006年4月8日,记者在该产品的北京销售中心现场体验了“学习魔法石”,除了灼痛感并无其他感觉。当记者试图通过技术总监找到一位实验参与者,技术总监却以忘记了的理由拒绝了采访。(详见本报2006年4月19日《神奇学习魔法石是否存在?》一文)

  入选依据

  当事人声称:“学习魔法石” 的宣传资料显示,“学习魔法石”经过纳米技术将二氧化硅合成,通过对穴位的刺激,可以提高人的智商和记忆力,缓解人脑的疲劳,现在主要是针对学生和脑力劳动者。

  该公司技术总监介绍,该魔法石采用的是一种新技术,由加拿大的神农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拥有的专家研制成功,该项技术已于2005年年末引入中国。并称,魔法石带在定神穴上,根据中医针灸原理,能通过激活特定穴位皮肤的VR1基因受体,产生分子连锁反应,改善大脑内部微循环,使大脑组织血流量增加,改善脑组织的营养物质及氧气的供应量。通过对这个穴位的刺激,激发大脑细胞活性,并且调动全身能量潜力汇注于大脑部分,从而达到提高智力和记忆力的作用,在学习时使用最有效果。

  记者调查:记者试图联系加拿大神农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研发专家,却未找到该公司下属科学院的网站和任何资料。湖南神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的销售部门的一位女士称,“学习魔法石”不在加拿大生产,生产基地在湖南,他们只是引进了加拿大的技术。

  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一位专家指出,在传统的中医针灸领域,没有“定神穴”这个穴位。306医院磁共振室一位专家称,人脑工作、学习最主要的就是氧分和糖分,能够改善脑部氧气供应量是好的,但不一定能够提高人的智力和记忆力。

  结局回访

  2006年12月18日,记者再次以消费者身份联络曾销售“魔法石”的神农(湖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销售部门。记者得知,该产品仍然在售卖,销售人员仍然在以之前完全一样的原理蒙骗消费者。
nmlw.cn


事件回放

  2006年3月23日,中央电视台《生活》播出《生活315:排毒基真能排毒吗》的节目中报道,一种名叫“排毒基强离子排毒仪”的产品正在市场上热销。该仪器像一个普通电动脚盆,使用时往注满水的盆中放入双脚,加一些精盐,启动仪器,过了一段时间,盆中开始出现绿色、棕色的絮状物质,据说就是从脚底排出的体内毒素。

  据称,其作用原理是,通过离子能量泵分解的超强离子,从脚迅速进入人体血液循环系统,凭借其带负电荷的特性,强力通过细胞单离子通道,吸出长期在脏腑带有正电荷的药毒离子,再经血液循环系统,由足底毛细血管和毛孔排出体内。

  但是《生活》栏目记者发现,即使不放入双脚,往水里注入精盐后让仪器空转,过一段时间同样会出现黄色的絮状物质。向专家请教后得知,这其实是个只要用高中化学知识就能戳穿的骗局,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电解实验。精盐溶于水后形成了电解质溶液,在通电的情况下,在两个电极上发生氧化还原反应。而且经过调查发现,广告中提到的多位科研工作者和学术机构与事实不符。

  入选依据

  当事人声称:河南省郑州市排毒基体验中心工作人员声称:排毒基能帮助慢性病人走向康复,彻底杜绝并发症。体内药毒体外排,盆中黑色的、发亮的一些东西,就是体内的一些焦油,深绿色的絮状物质是胆囊、心血管、胃肠道、消化系统及免疫系统的一些毒素。

  排毒基的宣传册则称,该产品由美国奥姆尼康集团生化实验室研制。美国华盛顿医学院院士,美国纽约医院病理研究室主任,美国俄亥俄州州立大学医学院客座教授巴士巴博士(DR. Basba)和芝加哥大学医学博士、1986年就在专业领域享有盛名的莱恩科妮娜博士(DR . LEIGH CON-NEALY)是主要研发人员。

  记者调查:“排毒基”中的工作原理是精盐溶于水后形成了电解质溶液,在通电的情况下,在两个电极上发生氧化还原反应。先是形成了深绿色的絮状物质,那是氢氧化亚铁。氢氧化亚铁遇到空气中的氧气,会转化成棕色的氢氧化铁。

  美国华盛顿医学院没有叫巴士巴的医生,他也没有医生注册登记。莱恩科妮娜只是一个普通的加州医生,1986年才获得行医执照,是芝加哥医学院毕业的,不是芝加哥大学。在奥姆尼康公司的网站上,也没有排毒基的任何相关信息。

  结局回访

  经媒体曝光后,郑州当地工商部门已经对 “排毒基”的经销点进行查封。一名“排毒基”的经销商告诉记者,目前他的专卖店已关门,上一级经销商拒绝退货,他的产品已经全部“砸”在自己手上。目前“排毒基”产品的全国总代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小关北里45号世纪嘉园———北京辉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电话已经显示为空号。
nmlw.cn


事件回放

  2003年12月,丘小庆在权威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种作为新型靶向性、特异性抗生素的杀菌工程多肽》的论文。丘小庆声称发现了一种新型的抗菌素多肽PH-SA,它比目前最强效的抗生素都要厉害,并且具有“杀敌不杀我”的特殊功效。

  该论文发表前,丘小庆的所在单位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与四川新泰克控股有限公司已签署了一份协议,将此技术转让给了后者。而四川新泰克控股有限公司在随后的日子里试图将丘小庆论文中提到的“新型抗菌素(PH-SA)蛋白”在现实中还原,但始终没有成功。

  2005年12月18日,曾经和丘小庆一起工作的新泰克工作人员寄给《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主编一封信,直指丘小庆的论文涉嫌造假,并要求撤销共同署名。2006年1月11日,本报率先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详见本报2006年1月11日《中国学者《自然》论文被指造假》一文)

  入选依据

  当事人声称: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丘小庆始终声称他发现的抗菌素多肽PH-SA是存在的。科学是可以通过实验来还原的。对于新泰克控股有限公司对他造假的指责,丘小庆认为那是一场商业纠纷的一部分。华西医院一位廖姓负责人也声称,新泰克公司完全是出于商业目的,想把丘小庆搞垮。

  记者调查:受四川新泰克控股有限公司委托的西藏华西药业公司对PH-SA的真实性采取了全面的印证实验,结论却是:其杀菌功能并非所谓的抗菌多肽(PH-SA),而是制备过程中掺入的高浓度链霉素残留量所致。当链霉素残留去除后,PH-SA无任何抗菌活性。

  此后,四川新泰克控股有限公司在美国的合作伙伴PROPHET公司又在四川抗生素研究所出具的一份正式的PH-SA药效报告中,发现实验报告结论与丘在该论文中所表述的完全相悖。

  “PH-SA主要药效学实验”的直接参与者,四川省抗菌素生物研究所的张淑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论文摘要中的结论性内容与实验报告确实有点不一致。论文摘要显示,PH-SA的杀菌效力专一,对无关菌种无杀灭作用。而她的实验报告显示,虽然PH-SA对指定细菌有着强大杀灭效力,对其他无关菌种也有一定杀灭效力,证明了PH-SA并不具有“导弹式”的定向杀菌功能,更是证明了起杀菌作用的是残留在PH-SA中的链霉素所致的结论。

  结局回访

  在2006年的最后一周里,记者多次联系丘小庆和他的助手张杰,但他们的电话均无人接听,而记者在他们的留言电话中留言,二人也均未回话。在其后,记者采访了事件的另一方———新泰克公司的老总程世平先生。他表示,他们的合同是和华西医院签定的,买专利花了200万,虽然还有100万未付,但建实验室,买实验设备,雇佣人员开展工作,已累计花费了一千多万了,这些投资都打了水漂。

  目前,他们已经向成都仲裁委员会申请裁决,要求判定专利转让协议无效,由于华西医院的律师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了财产保全,而财产保全的最长期限是一年,因此,目前,所有的问题都还处于搁置状态。
nmlw.cn


事件回放

  2006年3月17日,河北《燕赵都市报》刊登记者赵永兵的报道,“灵寿农民培训孩子绝活,声称敢于叫板司马南”。报道称:河北有个名叫马承杰的农民,培训自己的儿子和两个侄女掌握了蒙眼辨物的特殊本领,而且他表示自己的绝活绝非伪科学,因此他叫板要挑战反伪斗士司马南,以证明自己并非靠障眼法行骗的江湖术士。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本报记者专赴河北,对此“奇人奇事”进行了调查采访。在石家庄某民办大学的招待所,记者见到了马承杰和他的两个侄女。

  马承杰让两个孩子现场给记者表演了蒙眼摸牌、蒙眼读报和蒙眼猜牌。记者现场调查证实,无论是蒙眼摸牌、读报还是猜牌,如果马承杰“全程包办”,比如由他放置牌的位置,或者给孩子蒙眼等,表演往往就能成功,而一旦记者在中间“掺和”,两个孩子就什么也猜不出来,读不出来了。

  结束石家庄的采访之后,记者采访了著名的魔术大师秦鸣晓、魔术研究家傅起凤以及受到挑战的司马南。秦鸣晓对马承杰所谓的特异功能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他说蒙眼辨物实际上就是魔术中的“心灵感应术”表演,最早起源于印度。傅起凤也表示,号称所谓有特异功能的,其实都是技巧和魔术,根本没有神人超人。

  而已经多年不问“江湖事”的司马南也通过本报公开回应马承杰的挑战,要将科普反伪进行到底。司马南在本报刊登《司马南致河北农民马承杰的公开信》,邀请马承杰来北京当面表演,在科学家主持,严肃科学实验前提下,使自己开发的“超能力”得到科学的确证。(详见本报2006年4月19日《司马南重出江湖应战蒙眼辨物奇人》一文)

  入选依据

  当事人声称:对于自己所拥有的“绝技”,马承杰声称自己是在10年前,在白鹿泉疗养院偶遇一位东北胡姓高人,授予他蒙眼辨物绝技,此后又经过自己10余年潜心摸索,终有所成。

  马承杰的理论是,每个孩子都有超能潜质,7岁到14岁的孩子只要经过培训,基本上都能具备蒙眼辨物、花色、图形,以及在屏蔽状态下识字的超常功能。他所做的就是培养孩子的第一直觉,如此训练之后,孩子即便被蒙住眼,当扑克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只要集中精力,脑袋里就会出现扑克牌的形象。

  记者调查:在现场调查中,记者发现,被蒙住眼睛的孩子只有当扑克牌正面对着自己的时候才能猜中牌的花色和数字,而且如果不让孩子戴上马承杰自备的眼罩,而是让他们的头套上记者的深色外套,或者不让马承杰发出可能带有提示信息的声音,则特异功能也立马消失。记者怀疑孩子在表演中通过某些方法偷看了扑克牌。而之后对魔术师的采访,也证实了记者的怀疑。傅起凤介绍,猜牌的方法有千百种,关键在于道具和技巧。其中技巧包括消息传递、蒙眼技巧,以及控制扑克牌排序等等。

  结局回访

  在本报对马承杰蒙眼辨物的骗局进行揭露之后,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也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并制作了一期名为《人造奇童》的专题节目。该节目的编导于云波说,在去河北调查采访之前,他已经与北京同仁医院的眼科专家、司马南以及魔术界的专家等进行过多次沟通,所有的答复都是明确的,“这种所谓的神奇本领,无非是借助某些魔术的手法来蒙骗群众的一种江湖把戏而已”。作为媒体工作者,于云波能做的就是真实记录行骗手段,以及通过专家来现场破解。只是这次的行骗事件让他感到最棘手的就是,某些人竟然把原本天真的孩子当做行骗的工具。

  当马承杰蒙眼辨物的特异功能在节目中再一次“失灵”后,面对记者的问题:“如果...

继续阅读《2006中国十大科技骗局:河北奇人蒙眼辨物》
nmlw.cn


  事件回放

  2006年5月14日,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中播出了“念力医学”讲座。作为“太极五行自我康复工程创始人”、“抗癌高人”、“念力医学创始人”,讲座人何斌辉提出了“只要通过念力来进行治疗,所有的疾病都可以治愈”的概念,整堂讲座围绕过去少为人知的念力。讲座一经播出,引起了公众的哗然。本报记者经多方努力获得了何斌辉秘书沙先生的联系方式。

  随后,记者暗访,以亲人患胃癌手术3年后肿瘤复发为由向沙先生求助,希望能请何斌辉通过他的“念力医学”来为亲人缓解疼痛,治愈复发的肿瘤。沙先生表示,要想通过“念力医学”来治病,只要花3000元买一个MP3就可以了。在这个MP3里,有何斌辉关于“念力医学”的全部精髓,根据MP3的引导词,每天坚持10个小时以上的练习,就能提高免疫力,最后癌症康复,彻底根治。记者一再要求面见何斌辉大师,沙先生表示,见何斌辉本人不可能,如果确定要买MP3,他可以安排通过念力治好了的乳腺癌晚期的重症病人、何斌辉大师在京的“高足”苏女士和记者见面。

  在试听MP3以及和苏某的交谈中,她给记者出示了数张她和沙先生以及何斌辉的合影。当记者表示,如果苏某能出示她的康复报告,会更有说服力,对方遂顾左右而言它。之后,记者表示再考虑时,苏女士告辞而去。 (详见本报2006年5月31日《念力医学能否治百病》一文)

  入选依据

  当事人声称:只要通过念力,也就是自己的意念,就能治好所有的疾病,包括晚期癌症等目前医学界还无能为力的疾病。

  记者调查:记者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发现了几个疑点,首先,所谓大师何斌辉从没有学过医学,他曾经是广东省南方歌舞团的一个灯光师;其次,他的头衔也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证实。再者,不问病因、病情,直接听MP3治病的方式也遭受了医学界众多专家的质疑。北京肿瘤研究所的张珊文教授表示,每个患者的个体差异是很大的,致病的原因也各不相同,绝不能一刀切。他认为,念力这种治疗方式对癔病可能是有效的。而武警总医院的纪小龙教授则认为,科学的前提是可重复性,他认为,没有行医资格的何斌辉不具备传授医学的资格。而著名的科技打假人方舟子则明确指出,江湖医生用来糊弄人的惯用说法就是治不好就怪你心不诚,而不是他的方法不行,碰巧治好了就是他医术高明。

  结局回访

  本报关于念力医学的报道见报后,何斌辉在2006年7月向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他在起诉书中称:《北京科技报》侵权,要求本报在相同的版面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且赔偿其精神损失费200000元。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在2006年9月28日作出判决:驳回原告何斌辉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何斌辉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天内,向法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
“由于电力线上网太不稳定,我们已经决定更换上网方式了。”家住北京通州的刘先生告诉《财经时报》。

  2006年10月,刘先生开通了电力线上网服务。起初这项服务让刘先生感到十分满意。

  “当时选择采用电力线上网主要是认为其价格低廉,而且这种模式不受地点限制,只要能找到电源插头就可以上网,对于我们这些居无定所的租房族挺适合的。”刘先生回忆到,当时这项业务在他们小区做推广的时候,不少外来户都动了心。

  “但是用了不久我们就发现实际情况与宣传差别蛮大的。”刘先生说,这种上网模式非常容易受干扰。能否上网完全凭运气。

  根据刘先生所述,刘先生和朋友合租一套房子,各自开通了电力线上网业务,但是就是这在一间屋子里面的两台电脑上网情形却有天壤之别。

  最典型的就是只要有人用热水器洗澡,刘先生的电脑就死活上不了网,而室友的上网则不受影响。“平时的上网速度也很慢,多数时候比拨号上网快不了多少。”刘先生无奈的表示。

  据《财经时报》了解到,仅在北京地区,国电通信中心旗下的中电飞华提供PLC网络(即电力上网)接入用户就达到230000户,接入楼宇近2400幢,开通收费用户20000户,而在全国开通收费用户则已经接近10万用户。成为全球最大的利用PLC技术独立运营的宽带运营商。

  “虽然存在诸多不足,但是低价的电力上网对于现有宽带接入市场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水清木华研究中心分析师杨东岩对《财经时报》说。

  10万用户

  国家电力旗下的中电飞华公司就是推广小区电力线宽带业务的运营商。

  2002年3月,中电飞华在开通了一系列电力线上网试验小区之后,陆续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地展开业务。

  伴随着电力线用户的增长,相应的产品市场空间也被打开。

  上海元利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电力线通信事业部总经理许皆春认为,“电力线上网技术产品用户端因电力公司的试行而有了初步的产业规模”。

  从电力上网的宣传资料中,记者了解到包括北京在内电力上网业务都实行免费安装,免费赠送价值1500元的“电力猫”;半年付费一次,400元使用半年,不限时,不限量。

  相较于中国电信和网通ADSL120元包月、长城宽带150元包月、歌华有线宽带的120元包月来说,电力线上网低廉的价格对于消费者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电力线上网成长空间巨大,2007年将达到10万用户,一般来说10万会是一个标志,达到这个数量级运营商就可能实现盈利。”许皆春对《财经时报》表示。

  无证经营

  “尽管电力线上网已经初具规模,但技术关和牌照关是运营商当前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一位业内专家对《财经时报》说。

  2004年12月,北京科委主持了“PLC接入系统”成果鉴定会,电力上网正式通过专家认证,具备了商业化条件。

  “电力线上网技术本身没有问题,现实中遇到的难以登录、掉线等问题主要还是因为当前国内电压不稳的大环境造成的。”一位中电飞华公司市场部员工对《财经时报》说。

  一旦用电负荷发生变化就会导致电压不稳定,电压的变化会带来干扰,从而影响上网的质量。比如在用电高峰期电力上网的速度将会明显减慢。

  “我们的研发正在努力解决这样的问题。国外也有不少成功的经验可供我们参考。解决这样的技术问题并不难。真正让我们担心的是虽然已经运营5年。直到现在,电力上网也没有获得经营宽带业务的牌照。”该名员工忧虑地表示。

  根据信产部的规定,宽带接入属《电信业务分类目录》中的基础电信业务。而目前,在全国范围内经营电力线上网业务的中电飞华并没有取得牌照。
...

继续阅读《电力线上网效法小灵通欲闯牌照关.》
[tz] 早上9点上班, 公司邮件收不了了, 再看看HOTMAIL也不能登陆, GMAIL的信也查不了.
9:05分,MSN自动登陆失败, 9:07分SKYPE自动登陆失败 (我的MSN, SKYPE 是设置自动登陆的). 出了什么事, 郁闷中打开GTALK, GTALK可以登陆,但是20分钟内掉了3次….
9:30分, 美国同事电话过来说, 要我上SKYPE讨论, 发现还是上不了. 改用GTALK, 依旧不稳定, 改用TELTEL, 终于能说话了, 10:10 TELTEL 通话结束, 全程语音质量还都不错, 开了一个DESKTOP SHARING, 看对方桌面, 也成功了, 但是速度比平时慢一些. 可以接受.
10:15重新尝试登陆MSN, SKYPE, GTALK, MSN, 依旧不能登陆, 显示显示无法连接服务器.
11:30再次尝试失败, GTALK 依旧是时断时续.
下午2点, 午饭回来, SKYPE 显示自动登陆上去了,大喜, 可是不能发信息,(信息发送出去后的显示和对方脱机的一样,消息尚未发送)电话也不能打,(显示联系人脱机或已经阻止我了) , 空欢喜一场…..
国际网站也不能看了, 设了一个台湾的代理服务器, 10次里能同2次, 超不顺.
下午4点才想起来看新闻,(被打击傻了) 才知道, 昨晚的强烈地震造成史上最严重的国际海底通讯光缆中断,
专家说,~~~~~~~ 要一个月才能修复~~~~~~~ $#%#@$^@$%&^$%!@#$!@#$ 我的日子要怎么过…
昔日爱撩帘,望见世人总爱痴。
今时却望天,云过搂头拂行衣。
忆往昔,瑶林前,金带玉靴龙麟衣。
叹今朝,红尘里,辗转零落无凭依。
我心终有悔,当年谁言相思易。
爸爸:

祝你生日快乐,祝愿你健康长寿!

老二敬上。07.1.6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现在我也长大了,是不是也该叫父亲了。早上起来还没开始刷牙。姑姑就打电话来告诉我,爸爸今天过生日,有点在我的计划之外,因为我本来打算买点礼物托人带到他现在工作的工地,哎,有些内疚啊,去年吧,我没有挣钱,那也就不说了。哥哥给爸爸买了一些东西。今年。哥哥不在,我这个次子似乎是不尽人情了,居然没有好好的操办一下,说什么也要买些东西的。。。刚才和爸爸通了电话,他说,应该买双鞋或者一件羊毛衫,养育我多年,就这一点点心愿,这就是亲情啊。
元旦假期结束,宝宝特别的叮嘱爸爸过生日的时候一定要买些东西,可惜还是被我搞砸了。还好妈妈陪在身边也许会好些吧。毕竟也快是老人家了啊。电话中还告诉我,今天买了一些羊肉什么的,晚上也吃吃。爸爸,祝你健康。
这个BLOG是我在2006年11月11日,所谓的光棍节那天推出的。

先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个农民一词

农民:
引用
“农民”不就是以农为生的种田人吗?的确,在当代发达国家,农民(farmer)完全是个职业概念,指的就是经营farm(农场、农业)的人。这个概念与fisher(渔民)、artisan(工匠)、merchant(商人)等职业并列。而所有这些职业的就业者都具有同样的公民(citzen)权利,亦即在法律上他们都是市民(西语中公民、市民为同一词),只不过从事的职业有别。这样的“农民(farmer)”不存在定义问题:务农者即为farmer,一旦不再务农也就不复为farmer了,但无论务农与否,他与“市民”之间并无身份等级界限。

然而在许多不发达社会,农民一般不被称为farmer而被视作peasant。而peasant(汉语“农民”的主要对应词)的定义则远比farmer为复杂。无论在研究中还是在日常生活的语境中,人们谈到“农民”时想到的都并不仅仅是一种职业,而且也是一种社会等级,一种身份或准身份,一种生存状态,一种社区乃至社会的组织方式,一种文化模式乃至心理结构。而且一般说来,社会越不发达,后面这些涵义就越显得比“农民”一词的职业涵义重要。在这些社会里,不仅种田人是“农民”,就是许多早已不种田的人、住在城里的人,也被认为具有“农民”身份。如本世纪初英属印度的孟加拉地区,绝大多数下层的非农职业人口都自认为、也被认为仍属于“农民”,因为他们不仅都是种田人的兄弟或儿孙,而且他们的“家内习惯与生活准则”也与农民无异。调查还表明:当地农民自己对“什么是农民”的回答也更多地与地位而不是与职业相联系的。

在这点上,我们中国人应当深有体会。例如:如今在城里谋生的所谓“农民工”中,有1/3以上(有些调查甚至说是半数以上)实际上是走出校门便进城闯世界的乡村青年,他们中很多人连一天农活也没干过,然而别人和他们自己都把他们看成“打工的农民”。相反,笔者15岁以后曾在农村插队务农9年多,但不仅现在不会有人称笔者为“农民教师”(如称“农民工”那样),就是在当年,“知青”与“农民”在人们心目中仍然是两个概念。事实上,如今的“农民工”、“农民企业家”、“乡镇企业”与“离土不离乡”等现象都与“农民”改了业却改不了“身份”这一事实有着逻辑联系。

因此,在国际上关于农民定义的讨论中,Peasant与farmer的区别是常被提到的。但这两个英文词一般都译作“农民”,这就容易造成概念上的混乱。例如国外有不少论述“frompeasantstofarmers”过程的论著,若把这一过程译作“从农民到农民”就会让人不知所云。因此我国学术界有人译作“从贫苦农民到现代农民”,也有人译作“从农民到农场主”,实际上都不很贴切。而我们这本《中国农民》杂志的英译名也是个问题:译作ChinesePeasantry吧容易使人得到中国农民仍是传统的贱民身份的印象,译作ChineseFarmers吧又难以反映本刊对象中包括大量从事非农业的“农民”这一现实。

但根本的问题还不在于翻译,而在于作为公民自由职业的农民(farmer)与作为传统身份等级的农民(peasant)之区别是客观存在的。笔者建议参照“工商业者”、“手工业者”、“自由职业者”之类称呼,把farmer译作“农业者”。显然,我国“农民”目前仍然主要是一个身份概念而不是一个职业概念。“从农民到农业者”的演进在我国远未完成,我国存在着大量的农民身份者,这一事实比我国有大量人口实际上在田间劳作一事更深刻地体现了我国目前的不发
...

继续阅读《有必要诠释一下“农民李威”》